2014年05月21日

蒋文文蒋婷婷:发型全靠果冻粉 退役后要办花游学校

  “把最完美的表现展示给裁判就好!”赛前蒋文文[微博]和蒋婷婷[微博]说。在时间昨日凌晨进行的第15届世界游泳锦标赛花游比赛中,这对成都姐妹花再次取得突破,她们以94.9分的高分摘得其个人职业生涯的首枚双人技术项目银牌。时间明日,蒋氏姐妹还将出战花样游泳双人自选的争夺。

  “这是我们退役前最后一次参加国际比赛。能第一次拿到这个项目的银牌,我们很开心,”蒋文文说。

  根据赛程,本届世锦赛的花游技术自选项目预赛和决赛在同一天举行。上午的预赛共有33对选手参加。“除了捷克那个37岁的选手外,就我俩最老了,呵呵!”今年9月将满27岁的蒋文文和蒋婷婷笑言自己在这里就是个“老人”。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上午的预赛,两人表现得非常轻松,上台前不时向观众看台上挥手,随后她们以预赛第二的成绩闯入晚上的决赛。这对中国组合此次在技术自选项目中演绎的是一首名为《天竺尼桑》的曲目,蒋文文向成都商报记者介绍说,“这是一首印度舞曲,我们从去年春天就开始排练,还专门请了印度老师来教我们舞蹈,特别是印度表演中的那种眼神、表情。”

  决赛在当地时间晚上7点举行,蒋文文和蒋婷婷倒数第五个出场。她们在水中的灵动演绎感染了全场,欢呼声和掌声此起彼伏。现场裁判也给出了94.9的高分,两姐妹暂居第一位。比赛还没有结束,就有志愿者跑来通知,“要等蒋文文和蒋婷婷参加完颁仪式后,她们才能到混合采访区。”

  最终,艺术表现力更胜一筹的俄罗斯名将罗马什娜/科列斯尼琴科组合夺得该项目金牌,蒋文文和蒋婷婷以2.4分之差获得亚军。

  能够在国际赛场上再次实现突破,对即将退役的蒋文文和蒋婷婷来说意义非凡,这也稍微弥补了她们没能参加伦敦奥运会双人项目的遗憾。不过为了昨天的比赛,两人从凌晨5点半就起床,一直忙到深夜11点多。蒋文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我们必须在赛前留出1到2个小时梳头化妆。”

  花游运动员的发型和妆容看上去确实不同一般,任由运动员在水中做多少难度动作,那头发依旧是一丝不乱。“哈哈,我们头上用的是食用果冻粉,真的可以吃的哦。让它凝固在头发上,所以头发不会掉下来。”蒋文文和蒋婷婷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这种果冻粉内地暂时还没有卖,很多都是她们从中国澳门或者日本等地方找人带回来的,其他国家的花游运动员基本上也是用这个,而不是想象的发胶。

  蒋文文说,这种果冻粉平时就是做果冻用的,用水调好放一段时间它就凝固冻了。“那最后头上不都是果冻了?”蒋文文马上接过话茬说:“是的哈,凝固好了头上就是果冻了。哈哈,不过很难洗掉,头发都要掉很多才能抠得下来。”

  相对而言,她们比赛时用的彩妆要简便许多,“彩妆用的跟平时大家用的差别不大,只是眼妆会用得相对油一些,防水一些。”由于在比赛前会补很多次妆,所以比赛几分钟在水里妆容不会晕开。

  由于多年的征战,蒋氏姐妹也成了很多国外关注的对象。昨天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就有国外记者向她们确认今年10月举办婚礼的消息,当蒋文文和蒋婷婷给出肯定的答案时,全场响起了祝福的掌声。

  其实举办婚礼只是两姐妹退役后规划蓝图中的第一步。昨日,蒋文文和蒋婷婷还向成都商报记者透露说,她们计划在成都开办一个花游培训学校,“这些年的南征北战,我们拥有了很多经验,真的不想把这些经验浪费掉,所以退役后我们想办一个培训学校,挑选比我们更好的苗子来进行培养,也算是为中国花游运动的发展和推广做一些贡献吧。”

  两姐妹甚至想到了以后如何去教学生,“应该与以前的那种训练方式有所不同,先培养孩子们的兴趣吧。只有真正喜爱花游,才能走得更远。你看我们,如果不是喜欢花游我们也不会到现在。”当然,这些事情都得等今年的任务结束后才有时间和精力一一落实。接下来,蒋文文和蒋婷婷还将参加本届世锦赛双人自选项目的角逐,“自选对她们来说发挥的空间更大,希望能取得更好的成绩。”郑嘉[微博]表示。成都商报记者 周玥廷 发自巴塞罗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