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大连:用“硝化甘油”特拉普

  4年前的欧洲杯,特雷泽盖终结了意大利;2年前的世界杯,安贞焕终结了意大利;6月19日凌晨,伊布拉辛莫维奇那记匪夷所思的天蝎脚再次让意大利人感受到被终结的前奏。如果说佐夫时代的“忧郁”源自站在法国那边,那么特拉普时代则是一个着保守等字眼的史。特拉普在被动中找到痛苦的良药,然而却在占据大好形势下改变“配方”,救命的药却成了要命的毒药,他的最大败笔并非用费奥雷替换下卡萨诺,而是没能在他决定彻底防守的同时,换下皮尔洛!

  丹麦这些看似可以肆意让亚平宁人“”的北欧海盗,成功地用一小搓“硝化甘油”在意大利的“靴子”上烧出两个洞来。“被终结”似乎已经成为蓝色军团矫揉造作的忧郁——的忧郁。经常说自己不幸的人总是在创造着不幸,而总是背负蓝色忧郁字眼的人,注定忧郁一生。

  的拉德贝里、索德贝克和特拉普作为上届世界杯的遗留臣子仍然在率领着各自国家队征战,不同的是,特拉普固有的保守并没有因为惨败而。从那个该死的厄瓜多尔人用哨子把意大利吹出日韩世界杯赛场之后,特拉普就已经抓住救命稻草,在回国进行总结的时候,非常有信心地表示,他仍然是意大利国家队首选主帅,并抛出他所谓的“三段论”——轻敌、失策、急躁,对于他常年累积下来的“守旧”却只字未提。应该说,意大利是强大的,他们拥有古罗马竞技场里的“角斗士”,还有米兰大中的“红黑主教”,或许这些才是导致特拉普善于挥霍的根源。

  托蒂维埃里是特拉普最信任的三个火枪手,而托蒂每每在需要他的紧要关头不是红牌被罚下,就是“口水门”事件;维埃里身上或许有一点前辈佐夫的影子,但他却不是“在门里拿回冠军”,而是靠在右侧门柱目送伊布拉辛莫维奇的神奇一射……纠缠在防守反击还是攻势足球中间的特拉普方寸已然乱掉,皮耶罗顺理成章的成为特拉普坚定不二的选择。不能说用费奥雷换下踢了一场伟大比赛的卡萨诺之后就是本场比赛的转折,那样也太低估人而又充满的进攻实力了。

  主帅很好地了中前场完整性,从上半场的15分钟之内的形势就不难看出,“永贝里+伊布拉希莫维奇+拉尔森”的组合成功地缔造了立体进攻体系,就算在比分落后,主帅也没有轻易怀疑其前锋的能力,而是对左边后卫和后腰两处做了修整,为的就是给予永贝里等人创造更多的机会,中渗透绝对不是人习惯的战术,所以他们才会如此倚重两边起球并在乱中取胜的战术安排,说白了,他们也只有这样一种选择,而也就是这种看似一成不变的选择,让那个好像颇有些“想法”的特拉普一筹莫展、频出昏招。而意大利的箭头人物大失准头也给人提供了有机会爆冷的温床。

  意大利的文化是多元的,伟大的文学巨匠和艺术大师出了不少,但越是拥有冗长的传统就越能自己的头脑,就像特拉普在面对简单的足球方程式的时候,始终不能让等号理所应当地横在它应该出现的,质量不再守恒。

  由人诺贝尔发明的硝化甘油火药既然能炸飞传统守旧的中世纪,更别提那个 “”的庞贝城守护者特拉普了。(大连)

  足球周报姜末画张嘉树诗:五大豪门当观众(2004/6/28 15:01)

  《足球周报》巴家伟:欧锦赛与中超之不同(2004/6/20 16:41)

  足球周报姜末画张嘉树诗:比分跟着盘口走(2004/6/17 0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