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听旧货店里有人吹萨克斯(图

  每天早上7点以后,位于烟台的水沟头农贸市场里,都会有悠扬的乐器声回荡在耳边。在一家旧货店的门前,总有一位男士全神贯注地吹奏着萨克斯风。

  6年多前,因为心脏瓣膜的问题,他进行了开胸手术,术后缓慢的恢复和身体的负担令他抑郁不已,靠着自学萨克斯风,他一点一点地走出了心中的阴霾。如今萨克斯风已经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近7年来,他每天吹奏两三个小时,如今已经自学了《映山红》、《天》、《午夜的萨克斯》、《小苹果》等近40首曲子。

  纪伟华今年53岁,爷爷辈的时候他们家住在莱阳,后来跟随从军队退役转值的父亲来到了莱西,自此就在莱西定居了。可以说,纪伟华并没有遗传到什么音乐天赋,只是没事喜欢吹吹口琴、笛子,因为生病在家无聊还学了几天萨克斯风。

  “我当时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把萨克斯看得这么重。”纪伟华说,但6年多前的一场手术却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说起近7年前的那场手术,纪伟华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我当时查出来心脏瓣膜有毛病,要想活下去就必须得进行开胸手术更换瓣膜。”纪伟华说,“幸好手术很成功,但接下来复原的时间我好几次发现自己有抑郁的倾向”。

  为了让纪伟华分散一点精力,走出抑郁,纪伟华的妻子将他以前萨克斯风的视频带到了青岛的病房,纪伟华的主治大夫和同病房的病友都鼓励他让他重拾萨克斯风。

  “当时主治大夫来就会说‘老纪啊,把你吹得萨克斯放出来给我们欣赏欣赏啊纪伟华的妻子说,“同病房的一位老太太也经常让他放音乐给她听”。

  因为家人和亲友的鼓励,纪伟华慢慢地走出了抑郁,在出院回家后,又重拾了扔下许久的萨克斯风,“以前也就学了那么几天,会那么一两首曲子,再拿起来都生疏了跟重学没两样”纪伟华说。

  自此以后,纪伟华就开始了网上听曲子,打印乐谱,自己的无限循环之中。这期间他每天至少2个小时,用纪伟华的话来说,“二胡、小提琴的是弓上的功夫,萨克斯的是嘴上的功夫,不勤练是不行的”。

  努力了7年萨克斯风的纪伟华可以说已经小有成就,经常被邀请参加一些节庆活动的演出,通过萨克斯风的牵线,他还结交了不少有着相同音乐爱好的一群人,经常一起在公园广场上尽情吹奏。

  “现在有网络很方便,没事我就泡在网上听别人演奏的曲子,再把自己有兴趣的谱子下载打印出来,现在吹奏个三四十首曲子没问题。”53岁的纪伟华,谈论起自己喜爱的萨克斯,头十足,眼睛锃亮,让人以为他还是只有三四十岁。

  纪伟华的萨克斯吹奏,不仅为他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希望,还丰富了其他人的娱乐生活。

  “有一次我经过彩虹桥看到旁边的小桥那聚集了不少人我还以为是有什么新鲜事儿呢,结果走过去一看原来是我们家老在吹萨克斯。”纪伟华的妻子于静忍不住笑道。

  后来,于静也就习以为常了,只要在家附近看到有人聚在一块又有音乐声,一准就是纪伟华在邻居们的下吹起了萨克斯风。

  “他一开始也就是个兴趣,正好心情不好吹一吹能让他分散点注意力”于静说,几年前纪伟华参加了工会乐队,身体好的时候经常跟着乐队出去演出,“像是什么酒店开业啊,喜宴啊还有前一段时间半岛都市报莱西新闻在办了个相亲会他也去吹过”。

  吹得时间久了,不少农贸市场的摊主们都知道市场里有个会吹萨克斯风的人,每当纪伟华吹奏萨克斯风,他们就会过去聆听,“我不大懂这个乐器,但是他吹得音乐我懂《映山红》嘛 !”一名猪肉摊位的老板边跟着音乐摇摆着身体边用尖刀剔着骨头说。

  “他吹得可好了,我们这一片儿没有人不知道他的,我们好多人觉得他应该去报名参加《星光大道》和综艺台的那什么《我是大明星》啊。”农贸市场里的一名店主拍着大腿激动地说。

  纪伟华以萨克斯风交友,他常常与其他爱好音乐的人士聚在一起,共同徜徉在音乐的海洋里。而今年 63岁的喜歌的杨风海就是其中一位。

  听到杨风海的夸,纪伟华的妻子于静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什么,他身体不好我能自己忙过来就不用他,让他吹萨克斯他心里也好有个寄托”。

  纪伟华和妻子于静已经退休好几年了,目前在烟台的水沟头农贸市场经营着一家旧货店,而之所以会开这么一家店,也是跟纪伟华的萨克斯风大有关系。

  原来,纪伟华每天都要练上好几个小时的萨克斯,为了不影响小区居民的休息他就早上到公园等户外场所。平常倒还好,但一到冬天纪伟华的双手就会冻得通红,并且纪伟华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寒冷的冬天长时间待在户外也不好,这可愁坏了于静。

  最后,于静选择在农贸市场开一家旧货店,让丈夫能有个练萨克斯风的场所,“我开这个店挣不了多少钱,这里人多又是市场不怕吵,挺适合他的”。

  于静表示,她租用的这四间房子每年的房租要6万元,再加上工人的工资和各项费用,一年的费用就要10万元,“我们两个都退休了,只要能挣出费用来我们就这么干着,好歹也有这么个地儿给他”。

  “我跟纪伟华认识好几年了,店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是他老婆忙的,他就是一个清闲贵人。”杨风海说。

  而纪伟华对于妻子的支持,也是相当感激,“我现在整个人都陶醉在萨克斯风的魅力里了,什么都不愿意管,真是多亏她了”。

  “纪伟华萨克斯吹得很好,在咱们莱西都是数得上来的”杨风海边说着边竖起了大拇指。

  对于杨风海的赞誉,纪伟华说:“老杨就会夸张,哪有那么好,也就是业余的里面能数得上我”。

  “跟业余的或者是专业学了六七年的我倒是敢比上一比,但是人家专业学了十几年的水平确实高”纪伟华说,他在优酷网上上传了不少自己吹奏萨克斯风的视频,目前已经有130多个粉丝。

  “前一段时间,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过来找我,人家学萨克斯学了十几年了,吹得确实好,我跟他交流了几天觉得获益匪浅。”纪伟华说。

  随着萨克斯吹奏的加深,纪伟华对乐器、音色的要求也更高了,前一段时间他托朋友的儿子从日本买了一个萨克斯风,花了2万多元。

  “萨克斯的价格从几千到几万的都有,我经常用的是一个6000块钱的中音萨克斯,现在这个贵的次中音的萨克斯音色确实好多了。”纪伟华说。

  虽然手术体仍然会出现不舒服的状态,最近几年甲状腺又出现了点问题,但纪伟华表示,他仍然会一直吹奏萨克斯风,但如果身体不适的话,就会减少外出的机会,在家享受萨克斯风的音乐,“现在吹萨克斯就是我的寄托,要是不让我吹就是要了我的命”。

  在采访快要结束时,纪伟华拿出了自己的宝贝,熟练地组装好萨克斯风,并挂到胸前。只见纪伟华小心地把哨片从哨盒中拿出来按在笛头上,然后又将笛头插到脖管里再连到主管上,校好音摆好姿势,一曲委婉悠扬又带有金属明亮度的《映山红》从纪伟华手中的萨克斯风里缓缓地流泻出来,纪伟华手捧着萨克斯风,轻摇着身体,完全陶醉在了萨克斯风的魅力之中。